失恋33天简介:白赵氏接受了儿媳仙草传达的儿子嘉轩要指教孙子媳妇的话竟然有点按捺不住。三个孙子一个孙女都从她的牵引下挣脱了手,从她的火炕上像出窝的鸟儿一样飞走了,只有三娃子牛犊还在靠墙的被筒里睡觉。家里的事情由嘉轩撑持她很放心,因为耳朵半聋听不清晰,因此就不去过问。每天晚上嘉轩仍然坚持睡前陪她坐一阵尽其孝道。她从早到晚坐在纺车前纺棉花,再把那一个个线穗儿拐到工字形的线拐上去,交给仙草去浆线织布。她很明白地限制自己不再过问家事,只是单纯地摇车纺线。她自己不觉察而仙草却早已感觉出来,她不说话是不说话,一说话就又直又硬,完全不像过去那么慈和婉约了。她听了仙草的活,就觉得接到了最重要的使命,当下从纺车下站起来走到孙子媳妇的窗外:马驹家的到后头来,婆给你说话。孝文媳妇也在摇纺车,随之就跟着婆的脚后跟走进上房里屋。婆坐在太师椅上,孝文媳妇怯怯地站在当面。白赵氏说:你比马驹大。你十九他才十六。你身子披挂雄实,马驹还是个树秧。你要处处抬协他。你听下了没?孝文媳妇满口答:婆,我知道。我过门前俺妈也教导我,说要抬协他。他比我小我知道。白赵氏说:那你给婆说,你到屋几个月了,你咋样抬协他来?孝文媳妇说:我天天早起叮咛他,做活要可自家的力气,做不动的活甭硬做,小心伤了筋骨。白赵氏问:你还咋样抬协他?孝文媳妇说:我天天黑间劝他少念会儿书少熬点儿眼,白天上地黑间熬跟身子就亏下咧!白赵氏仍不动声色问:还有啥呢?孝文媳妇说:我常问他想吃啥饭,再给婆说了,就做他可口的饭。白赵氏再问:还怎么抬协他来?孝文媳妇再说不出也想不到更多的抬协的事例,一低头又有了心计:婆呀,你说该咋样抬协你的孙子?俺小辈人不懂啥,你老多指教才好哩!白赵氏反问:我说了你能做到?孝文媳妇笑脸相迎:婆说的话我不敢不做。白赵氏再问:我说了你不恼?孝文媳妇说:我咋敢恼婆说的话?我再不懂规矩也不敢不听婆的语。白赵氏点点头:那我就说――孝文媳妇诚恳地说:婆你有啥尽管说。白赵氏压低声一字一板说:你黑问甭跟马驹稀得那么欢!孝文媳妇听到时猛乍楞了一下,随之就解开了被婆强调了重音的稀,是被婆脱淖牙齿漏风泄气的嘴把那个最不堪入耳的字说转音了,她惊愕地瞪大了眼睛,喇地一下红赤了脸,羞得抬不起头来了。话丑理端。白赵氏不急不躁他说,马豹十六还嫩着哩!你要是夜夜没遍没数儿地引逗他跟你稀――把他身子亏空了,嫩撅了,你就得守一辈子活寡!孝文媳妇的头低垂得更下了:婆……没有的事……看看马驹的脸色成了啥样子?还说没有!白赵氏紧逼不放,婆跟你实话直说,那个事跟吃饭喝汤一样,吃饱了喝够了不想吃也不想喝了,过不了一晌克化了又饿了也渴了,又急着吃急着喝了。总也没个完。孝文媳妇咬着嘴唇硬着头皮站着恭听。白赵氏说:我给你说,十天稀一回。记下记不下? 孝文媳妇咯咯讷讷:记下了。
失恋33天简介:白赵氏接受了儿媳仙草传达的儿子嘉轩要指教孙子媳妇的话竟然有点按捺不住。三个孙子一个孙女都从她的牵引下挣脱了手,从她的火炕上像出窝的鸟儿一样飞走了,只有三娃子牛犊还在靠墙的被筒里睡觉。家里的事情由嘉轩撑持她很放心,因为耳朵半聋听不清晰,因此就不去过问。每天晚上嘉轩仍然坚持睡前陪她坐一阵尽其孝道。她从早到晚坐在纺车前纺棉花,再把那一个个线穗儿拐到工字形的线拐上去,交给仙草去浆线织布。她很明白地限制自己不再过问家事,只是单纯地摇车纺线。她自己不觉察而仙草却早已感觉出来,她不说话是不说话,一说话就又直又硬,完全不像过去那么慈和婉约了。她听了仙草的活,就觉得接到了最重要的使命,当下从纺车下站起来走到孙子媳妇的窗外:马驹家的到后头来,婆给你说话。孝文媳妇也在摇纺车,随之就跟着婆的脚后跟走进上房里屋。婆坐在太师椅上,孝文媳妇怯怯地站在当面。白赵氏说:你比马驹大。你十九他才十六。你身子披挂雄实,马驹还是个树秧。你要处处抬协他。你听下了没?孝文媳妇满口答:婆,我知道。我过门前俺妈也教导我,说要抬协他。他比我小我知道。白赵氏说:那你给婆说,你到屋几个月了,你咋样抬协他来?孝文媳妇说:我天天早起叮咛他,做活要可自家的力气,做不动的活甭硬做,小心伤了筋骨。白赵氏问:你还咋样抬协他?孝文媳妇说:我天天黑间劝他少念会儿书少熬点儿眼,白天上地黑间熬跟身子就亏下咧!白赵氏仍不动声色问:还有啥呢?孝文媳妇说:我常问他想吃啥饭,再给婆说了,就做他可口的饭。白赵氏再问:还怎么抬协他来?孝文媳妇再说不出也想不到更多的抬协的事例,一低头又有了心计:婆呀,你说该咋样抬协你的孙子?俺小辈人不懂啥,你老多指教才好哩!白赵氏反问:我说了你能做到?孝文媳妇笑脸相迎:婆说的话我不敢不做。白赵氏再问:我说了你不恼?孝文媳妇说:我咋敢恼婆说的话?我再不懂规矩也不敢不听婆的语。白赵氏点点头:那我就说――孝文媳妇诚恳地说:婆你有啥尽管说。白赵氏压低声一字一板说:你黑问甭跟马驹稀得那么欢!孝文媳妇听到时猛乍楞了一下,随之就解开了被婆强调了重音的稀,是被婆脱淖牙齿漏风泄气的嘴把那个最不堪入耳的字说转音了,她惊愕地瞪大了眼睛,喇地一下红赤了脸,羞得抬不起头来了。话丑理端。白赵氏不急不躁他说,马豹十六还嫩着哩!你要是夜夜没遍没数儿地引逗他跟你稀――把他身子亏空了,嫩撅了,你就得守一辈子活寡!孝文媳妇的头低垂得更下了:婆……没有的事……看看马驹的脸色成了啥样子?还说没有!白赵氏紧逼不放,婆跟你实话直说,那个事跟吃饭喝汤一样,吃饱了喝够了不想吃也不想喝了,过不了一晌克化了又饿了也渴了,又急着吃急着喝了。总也没个完。孝文媳妇咬着嘴唇硬着头皮站着恭听。白赵氏说:我给你说,十天稀一回。记下记不下? 孝文媳妇咯咯讷讷:记下了。 2024-04-13 18:31:18
在《失恋33天简介》UP主挑战大厂自媒体岗笔试题,结果全军覆没?
忘忧草社区WWW日本动漫图  快看 我房间里有好多会动的蝴蝶:探索忘忧草社区WWW日本动漫图  终于赢了!武磊梅开二度!国足4-1新加坡,下一场决战泰国
忘忧草社区WWW日本动漫图 贵的取暖器和普通的取暖器在使用体验上到底有多大区别?:探索忘忧草社区WWW日本动漫图 A股市场 2024-04-13 18:31:18
她话音落下,言喻就正好推开了房门,她脱掉鞋子,踩在了柔软的粉色地毯上,轻声笑问:妈妈现在要去医院看干妈,宝贝们要一起去吗?忘忧草社区WWW日本动漫图何某是个大户人家,官僚世家的后代,性情豪爽好客,家里通宵达旦,灯火辉煌。忽然有个美人半夜走进房间来。一问,原来是朱家的逃妾。朱大兴的为人,何某历来看不起;又爱慕霍女的美貌,竟把她收留下来。如胶似漆地过了几天,何某越发被迷住了,穷奢极欲,像朱大兴那样供养她。朱大兴得到消息,就向何某要人,何某根本不当一回事。朱大兴告到官府。县官因为霍女姓名来历不明,不予审理。朱大兴卖掉家产行贿,县官才准许拘传何某对质。霍女对何某说:我在朱家,本来就不是明媒正娶的,怕他什么?何某十分高兴、准备与朱大兴对簿公堂。座中有位姓顾的客人劝何某说:收容逃亡的人,已经犯了国法;何况这个女人自打进门后,每天挥霍无度,即使是千金之家,怎么能长久呢?何某豁然大悟,不打官司了,把霍女送还朱大兴。过了一两天,霍女又逃走了。忘忧草社区WWW日本动漫图 迪丽热巴红秀十一月刊封面
正在加载中...